投資有風險,入市需謹慎

武漢嘉倫投資

400-882-7178 / 027-82666388
官方微信
主頁 > 投資理念 >

美聯儲降息仍待觀察 中國應推動利率市場化

日 期:2019-04-29 09:07     來 源:未知

  2018年上半年,在外部沖擊下新興市場遭股、債、匯“三殺”,到了下半年,發達市場也被波及,全球市場更是在去年四季度上演了一場“投降式拋售”,各界開始擔憂衰退來襲。進入2019年,一切似乎峰回路轉,美聯儲暫停加息,中國經濟在刺激政策下初現企穩跡象,但畢竟經濟周期已經進入晚期,未來全球經濟的走向仍令人擔憂。

  究竟美聯儲的加息周期是否終結?會否降息?當全球風險資產大幅反彈但經濟基本面卻未顯著改善時,會否再度出現拋售而引發金融穩定的問題?對此,在2019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(IMF)和世行春季年會期間,IMF第一副總裁利普頓(DavidLipton)接受了第一財經的獨家專訪。

  利普頓表示,通脹不存在加速攀升的壓力,因此美聯儲暫停加息(也合乎情理)。美聯儲的決策背后通盤考慮了所有因素,包括價格穩定、充分就業這兩大法定使命,也包括其他國家的情況可能對通脹前景產生的影響。

  但至于會否降息,利普頓認為當前并無法下定論,因為“各界都存在一個困惑,即美國雖然經濟增長強勁、失業率處于低位、薪資增速上升,但是通脹始終沒有顯著上升,這一謎團將如何化解有待關注,因此我也認為美聯儲將根據這一事態的演化來制定相應的政策。我并不認為美聯儲現在已經知道未來該如何行事了”。

  當中美股市都反彈近三成、布倫特油價反彈超四成,利普頓也認為,當資產價格大幅反彈,我們需要做很多分析,仔細觀察市場是否會出現大幅回調,這樣也可以預期到回調后可能會對宏觀經濟、金融穩定所產生的影響。

  在他看來,最終資產價格的走勢還是要取決于長期趨勢,即利率、波動率是否會持續處于低位,還有即是經濟會否持續增長,因此盈利變化能否支撐估值的擴張也值得關注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目前中國央行正呼吁進一步推動利率市場化改革,各界預期利率市場化改革今年有望加速,央行貨幣政策執行框架可能轉向一個更以利率為基礎的機制,并強化利率傳導機制。

  利普頓也將在今年6月親赴中國,IMF將與中國進行第四條款磋商,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,屆時會與中國方面探討利率市場化這一問題,“IMF多年來的建議就是,要在深思熟慮的基礎上放開利率管制,使得市場力量扮演更重要的角色,這也能有效地將儲戶的儲蓄導入最合適的投資機遇,希望中國可以逐步推進利率市場化,這有利于經濟增長,也有利于儲戶的利益”。

  美聯儲會否降息仍有待觀察

  第一財經:全球經濟增速放緩持續,去年四季度的恐慌拋售也加劇了市場對衰退的擔憂,美聯儲為此暫停加息步伐。你是否認為美聯儲的加息周期已經終結?未來會否開啟降息?

  利普頓:美聯儲立場的變化源于經濟形勢的變化。我認為,如果當通脹開始上升,美聯儲則需要不斷推進正常化進程,來使之與經濟的強勁程度和通脹相匹配,但他們知道通脹不存在加速攀升的壓力,因此暫停加息(也合乎情理)。我認為美聯儲的決策背后通盤考慮了所有因素,包括價格穩定、充分就業這兩大法定使命,也包括其他國家的情況可能對通脹前景產生的影響。

  至于是否會降息,當前無法下定論,我們需要相信美聯儲目前所做的表態就是他們的真實想法。我們仍需要進一步觀察經濟情況。各界都存在一個困惑,即美國雖然經濟增長強勁、失業率處于低位、薪資增速上升,但是通脹始終沒有顯著上行,這一謎團將如何化解有待關注,因此我也認為美聯儲將根據這一事態的演化來制定相應的政策。我并不認為美聯儲現在已經知道未來該如何行事了。同時,地緣政治因素也將對政策制定產生影響,未來都需要密切關注。

  第一財經:金融危機后,金融穩定對于監管者而言越發重要。年初至今,美股、中國A股等全球股市已大幅反彈,盡管其可能并未進入泡沫水平,但這是否可能在未來重新引發金融穩定方面的擔憂?

  利普頓:我認為每個央行對于其法定使命(mandate)的界定不盡相同。有些央行的法定使命范圍較窄,例如只是關注通脹,而美聯儲的法定使命則包括就業和通脹,也有央行則會直接關注金融穩定。就金融穩定本身而言,我認為全球主要央行的看法也都不同,央行的確也會實施宏觀審慎管理,我認為美聯儲的首要關注就是其兩大法定使命(通脹和就業),如果他們認為金融穩定會影響這兩大目標,美聯儲就會考慮金融穩定的因素。

  在去年四季度市場暴跌后,今年年初至今全球股價大幅反彈,歐美股市皆是如此,A股的反彈幅度更大。作為經濟學家,我們都要問為什么會出現這種級別的反彈?為什么市場會作此判斷?我們并不是要去批判市場的行為,而是要去預判,屆時當市場價格和基本面出現脫節,價格又會重新出現調整時,會產生什么影響?

  就市場的反彈而言,我認為其背后存在一種關聯。隨著美聯儲轉為鴿派,其他央行的貨幣政策立場也同步轉為寬松,隨之而來的則是兩大現象,一是低利率維持很長時間,二是市場波動率大幅下降,這從根本上支持資產價格上升,但最終資產價格的走勢還是要取決于長期趨勢,即利率、波動率是否會持續處于低位,還有即是經濟會否持續增長,因此盈利變化能否支撐估值的擴張也值得關注。當資產價格大幅反彈,我認為我們需要做很多分析,仔細觀察市場是否可能會出現大幅回調,這樣也可以預期到回調后可能會對宏觀經濟、金融穩定所產生的影響。

  第一財經:金融危機后,全球潛在經濟增長斷崖式下跌,傷疤至今無法完整修復。這也導致全球央行始終無法徹底退出QE(量化寬松),而隨著民粹主義抬頭、經濟增速再度承壓,你是否擔憂未來央行的政策空間將越發有限?

  利普頓:不過你需要關注一點,全球經濟可能有所放緩,但美國經濟仍然強勁,目前處于充分就業的狀態,薪資增速也有所提升,而且通脹并未上升到會引發擔憂的水平。很多人都在質疑,盈利前景是否足夠支持股票的估值,未來我們觀察經濟增速和企業盈利性能否持續,但目前很難斷言。

  科技問題將主導貿易一體化

  第一財經:讓我們談談全球貿易。目前的WTO規則誕生于一個沒有互聯網連接的世界里,而當下高速的創新已經與過時的貿易制度不相適應。目前,中、美、歐在數字貿易(digitaltrade)領域仍存在不少分歧,似乎會成為三個體系。而各國在WTO框架下進行數字貿易談判需耗費相當長時間。你是否擔憂未來可能出現所謂“技術鐵幕”(Technologyironcurtain)?

  利普頓:最理想的是,全球各國能夠通過競爭來創造更好的技術,且技術能夠被廣泛使用,這能夠提升勞動生產率、幫助全球人民提升生活水平、幫助各國發展。

  我們當然也了解,當存在競爭的時候,就會出現其他問題。數據隱私(Dataprivacy)就是最新出現的問題之一。中國、歐洲、美國等對數據隱私的看法不同,社會價值也不同,我們需要尊重這種差異,政府應該幫助人們進行自我保護。當然各國對于數據隱私的監管標準也有所不同,因此我們就會看到割裂(segmentation),即不同地方有的處置方式不同;其次,全球也非常擔心網絡安全問題,這在過去很多年都是美國和其他國家關注的重點,當政府在考慮是否允許他人在其國家進行投資時,都需要率先考慮這一問題。

  但這一問題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,主要是因為技術被不斷嵌入可貿易商品,就成為了貿易問題,而不僅是科技問題。各國目前對5G技術運用的辯論就展現了上述所討論的潛在沖突,如果全球形成了不同的“5G俱樂部”,而同時很多產品、服務都與5G相連,那么這就會加劇割裂狀態,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針對網絡標準等進行更多討論,盡管這并不容易實現,但我們必須要承認,這就是我們當前所面臨的最大問題,因為技術的使用和全球貿易一體化已經緊密相連。

  第一財經:由于技術的發展將對經濟增長、全球貿易,以及二戰后形成的“布雷頓森林體系”為核心的全球秩序產生很大影響,IMF在這方面會扮演何種角色?

  利普頓:未來,數據隱私、反壟斷(競爭政策)等問題都會不斷突顯,尤其是隨著大型技術企業的發展,IMF的任務則在于要敦促成員國來尋求保持合作的有效方式,通過開發制定共同監管措施、行為準則,來保證商品、服務貿易可以持續。

  中國始終將自己看作發展中國家的重要代表,IMF也認為各國要防止分裂(fragmentation)而推動經濟一體化(integration),這對多數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至關重要,因為發展中國家尤其需要推進自由貿易、進口投資品,而這些投資品都融合了高新科技,這些產品能夠逐步提高人們的生活水平,因此碎片化、分裂對于發展中國家而言是尤為不利的。

  第一財經:你是否建議中國考慮逐步放棄發展中國家的地位?

  利普頓:我并不是這個意思。我非常欣賞中國的立場,其不僅推動自身發展,也始終支持發展中國家的發展。問題在于,對于新技術的使用和監管,各國都需要尋找新的有效方式來推動一體化,而不是加劇碎片化。

  中國應推動利率市場化

  第一財經:去年12月,中美兩國達成了“G20共識”,IMF也認為貿易不確定性的下降有利于全球增長前景。如何看待未來的事態進展?

  利普頓:過去兩年我們都建議,中美之間要用對話解決問題、彌合差異,現在雙方正在展開對話,我們認為這是好事,只是談判細節尚不得而知。此前,中美雙方已經發布了一些聲明,可見雙方已經取得了一些進展,事態仍較為積極,但我們尚不知會否達成全面協議,或仍只是解決部分問題,IMF的立場始終是一致的,雙方都應該用對話、談判來解決對方的不滿、彌合差異,一些貿易行為和政策的改變其實也有利于中國的發展,包括國企改革、技術轉讓等問題,美國也應降低或取消關稅。

  第一財經:當前,中國貨幣市場利率已經市場化,但是存貸款基準利率仍由央行決定,利率市場化只剩“最后一公里”。今年以來,央行正呼吁進一步推動利率市場化改革,利率市場化改革今年有望加速。IMF對此有何建議?

  利普頓:今年6月我會訪問中國,對此問題,IMF在對中國進行第四條款磋商時會更詳細地進行檢視和探討。利率市場化的確剩下最后一公里,IMF多年來的建議就是,要在深思熟慮的基礎上放開利率管制,使得市場力量扮演更重要的角色,這也能有效地將儲戶的儲蓄導入最合適的投資機遇,希望中國可以逐步推進利率市場化,這有利于經濟增長,也有利于儲戶的利益。我相信IMF在今年晚些時候會與中國方面就這一問題進行探討。

上一篇:亞馬遜敗走中國:定位迷失 奮發已晚
下一篇:5月起社保費率降了 對你有這些影響
迷失拉斯维加斯在线客服
首頁凈值產品動態

投資理念

返回→
企業要聞 精品研究 業內動態

美聯儲降息仍待觀察 中國應推動利率市場化

日 期:2019-04-29 09:07

  2018年上半年,在外部沖擊下新興市場遭股、債、匯“三殺”,到了下半年,發達市場也被波及,全球市場更是在去年四季度上演了一場“投降式拋售”,各界開始擔憂衰退來襲。進入2019年,一切似乎峰回路轉,美聯儲暫停加息,中國經濟在刺激政策下初現企穩跡象,但畢竟經濟周期已經進入晚期,未來全球經濟的走向仍令人擔憂。

  究竟美聯儲的加息周期是否終結?會否降息?當全球風險資產大幅反彈但經濟基本面卻未顯著改善時,會否再度出現拋售而引發金融穩定的問題?對此,在2019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(IMF)和世行春季年會期間,IMF第一副總裁利普頓(DavidLipton)接受了第一財經的獨家專訪。

  利普頓表示,通脹不存在加速攀升的壓力,因此美聯儲暫停加息(也合乎情理)。美聯儲的決策背后通盤考慮了所有因素,包括價格穩定、充分就業這兩大法定使命,也包括其他國家的情況可能對通脹前景產生的影響。

  但至于會否降息,利普頓認為當前并無法下定論,因為“各界都存在一個困惑,即美國雖然經濟增長強勁、失業率處于低位、薪資增速上升,但是通脹始終沒有顯著上升,這一謎團將如何化解有待關注,因此我也認為美聯儲將根據這一事態的演化來制定相應的政策。我并不認為美聯儲現在已經知道未來該如何行事了”。

  當中美股市都反彈近三成、布倫特油價反彈超四成,利普頓也認為,當資產價格大幅反彈,我們需要做很多分析,仔細觀察市場是否會出現大幅回調,這樣也可以預期到回調后可能會對宏觀經濟、金融穩定所產生的影響。

  在他看來,最終資產價格的走勢還是要取決于長期趨勢,即利率、波動率是否會持續處于低位,還有即是經濟會否持續增長,因此盈利變化能否支撐估值的擴張也值得關注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目前中國央行正呼吁進一步推動利率市場化改革,各界預期利率市場化改革今年有望加速,央行貨幣政策執行框架可能轉向一個更以利率為基礎的機制,并強化利率傳導機制。

  利普頓也將在今年6月親赴中國,IMF將與中國進行第四條款磋商,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,屆時會與中國方面探討利率市場化這一問題,“IMF多年來的建議就是,要在深思熟慮的基礎上放開利率管制,使得市場力量扮演更重要的角色,這也能有效地將儲戶的儲蓄導入最合適的投資機遇,希望中國可以逐步推進利率市場化,這有利于經濟增長,也有利于儲戶的利益”。

  美聯儲會否降息仍有待觀察

  第一財經:全球經濟增速放緩持續,去年四季度的恐慌拋售也加劇了市場對衰退的擔憂,美聯儲為此暫停加息步伐。你是否認為美聯儲的加息周期已經終結?未來會否開啟降息?

  利普頓:美聯儲立場的變化源于經濟形勢的變化。我認為,如果當通脹開始上升,美聯儲則需要不斷推進正常化進程,來使之與經濟的強勁程度和通脹相匹配,但他們知道通脹不存在加速攀升的壓力,因此暫停加息(也合乎情理)。我認為美聯儲的決策背后通盤考慮了所有因素,包括價格穩定、充分就業這兩大法定使命,也包括其他國家的情況可能對通脹前景產生的影響。

  至于是否會降息,當前無法下定論,我們需要相信美聯儲目前所做的表態就是他們的真實想法。我們仍需要進一步觀察經濟情況。各界都存在一個困惑,即美國雖然經濟增長強勁、失業率處于低位、薪資增速上升,但是通脹始終沒有顯著上行,這一謎團將如何化解有待關注,因此我也認為美聯儲將根據這一事態的演化來制定相應的政策。我并不認為美聯儲現在已經知道未來該如何行事了。同時,地緣政治因素也將對政策制定產生影響,未來都需要密切關注。

  第一財經:金融危機后,金融穩定對于監管者而言越發重要。年初至今,美股、中國A股等全球股市已大幅反彈,盡管其可能并未進入泡沫水平,但這是否可能在未來重新引發金融穩定方面的擔憂?

  利普頓:我認為每個央行對于其法定使命(mandate)的界定不盡相同。有些央行的法定使命范圍較窄,例如只是關注通脹,而美聯儲的法定使命則包括就業和通脹,也有央行則會直接關注金融穩定。就金融穩定本身而言,我認為全球主要央行的看法也都不同,央行的確也會實施宏觀審慎管理,我認為美聯儲的首要關注就是其兩大法定使命(通脹和就業),如果他們認為金融穩定會影響這兩大目標,美聯儲就會考慮金融穩定的因素。

  在去年四季度市場暴跌后,今年年初至今全球股價大幅反彈,歐美股市皆是如此,A股的反彈幅度更大。作為經濟學家,我們都要問為什么會出現這種級別的反彈?為什么市場會作此判斷?我們并不是要去批判市場的行為,而是要去預判,屆時當市場價格和基本面出現脫節,價格又會重新出現調整時,會產生什么影響?

  就市場的反彈而言,我認為其背后存在一種關聯。隨著美聯儲轉為鴿派,其他央行的貨幣政策立場也同步轉為寬松,隨之而來的則是兩大現象,一是低利率維持很長時間,二是市場波動率大幅下降,這從根本上支持資產價格上升,但最終資產價格的走勢還是要取決于長期趨勢,即利率、波動率是否會持續處于低位,還有即是經濟會否持續增長,因此盈利變化能否支撐估值的擴張也值得關注。當資產價格大幅反彈,我認為我們需要做很多分析,仔細觀察市場是否可能會出現大幅回調,這樣也可以預期到回調后可能會對宏觀經濟、金融穩定所產生的影響。

  第一財經:金融危機后,全球潛在經濟增長斷崖式下跌,傷疤至今無法完整修復。這也導致全球央行始終無法徹底退出QE(量化寬松),而隨著民粹主義抬頭、經濟增速再度承壓,你是否擔憂未來央行的政策空間將越發有限?

  利普頓:不過你需要關注一點,全球經濟可能有所放緩,但美國經濟仍然強勁,目前處于充分就業的狀態,薪資增速也有所提升,而且通脹并未上升到會引發擔憂的水平。很多人都在質疑,盈利前景是否足夠支持股票的估值,未來我們觀察經濟增速和企業盈利性能否持續,但目前很難斷言。

  科技問題將主導貿易一體化

  第一財經:讓我們談談全球貿易。目前的WTO規則誕生于一個沒有互聯網連接的世界里,而當下高速的創新已經與過時的貿易制度不相適應。目前,中、美、歐在數字貿易(digitaltrade)領域仍存在不少分歧,似乎會成為三個體系。而各國在WTO框架下進行數字貿易談判需耗費相當長時間。你是否擔憂未來可能出現所謂“技術鐵幕”(Technologyironcurtain)?

  利普頓:最理想的是,全球各國能夠通過競爭來創造更好的技術,且技術能夠被廣泛使用,這能夠提升勞動生產率、幫助全球人民提升生活水平、幫助各國發展。

  我們當然也了解,當存在競爭的時候,就會出現其他問題。數據隱私(Dataprivacy)就是最新出現的問題之一。中國、歐洲、美國等對數據隱私的看法不同,社會價值也不同,我們需要尊重這種差異,政府應該幫助人們進行自我保護。當然各國對于數據隱私的監管標準也有所不同,因此我們就會看到割裂(segmentation),即不同地方有的處置方式不同;其次,全球也非常擔心網絡安全問題,這在過去很多年都是美國和其他國家關注的重點,當政府在考慮是否允許他人在其國家進行投資時,都需要率先考慮這一問題。

  但這一問題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,主要是因為技術被不斷嵌入可貿易商品,就成為了貿易問題,而不僅是科技問題。各國目前對5G技術運用的辯論就展現了上述所討論的潛在沖突,如果全球形成了不同的“5G俱樂部”,而同時很多產品、服務都與5G相連,那么這就會加劇割裂狀態,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針對網絡標準等進行更多討論,盡管這并不容易實現,但我們必須要承認,這就是我們當前所面臨的最大問題,因為技術的使用和全球貿易一體化已經緊密相連。

  第一財經:由于技術的發展將對經濟增長、全球貿易,以及二戰后形成的“布雷頓森林體系”為核心的全球秩序產生很大影響,IMF在這方面會扮演何種角色?

  利普頓:未來,數據隱私、反壟斷(競爭政策)等問題都會不斷突顯,尤其是隨著大型技術企業的發展,IMF的任務則在于要敦促成員國來尋求保持合作的有效方式,通過開發制定共同監管措施、行為準則,來保證商品、服務貿易可以持續。

  中國始終將自己看作發展中國家的重要代表,IMF也認為各國要防止分裂(fragmentation)而推動經濟一體化(integration),這對多數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至關重要,因為發展中國家尤其需要推進自由貿易、進口投資品,而這些投資品都融合了高新科技,這些產品能夠逐步提高人們的生活水平,因此碎片化、分裂對于發展中國家而言是尤為不利的。

  第一財經:你是否建議中國考慮逐步放棄發展中國家的地位?

  利普頓:我并不是這個意思。我非常欣賞中國的立場,其不僅推動自身發展,也始終支持發展中國家的發展。問題在于,對于新技術的使用和監管,各國都需要尋找新的有效方式來推動一體化,而不是加劇碎片化。

  中國應推動利率市場化

  第一財經:去年12月,中美兩國達成了“G20共識”,IMF也認為貿易不確定性的下降有利于全球增長前景。如何看待未來的事態進展?

  利普頓:過去兩年我們都建議,中美之間要用對話解決問題、彌合差異,現在雙方正在展開對話,我們認為這是好事,只是談判細節尚不得而知。此前,中美雙方已經發布了一些聲明,可見雙方已經取得了一些進展,事態仍較為積極,但我們尚不知會否達成全面協議,或仍只是解決部分問題,IMF的立場始終是一致的,雙方都應該用對話、談判來解決對方的不滿、彌合差異,一些貿易行為和政策的改變其實也有利于中國的發展,包括國企改革、技術轉讓等問題,美國也應降低或取消關稅。

  第一財經:當前,中國貨幣市場利率已經市場化,但是存貸款基準利率仍由央行決定,利率市場化只剩“最后一公里”。今年以來,央行正呼吁進一步推動利率市場化改革,利率市場化改革今年有望加速。IMF對此有何建議?

  利普頓:今年6月我會訪問中國,對此問題,IMF在對中國進行第四條款磋商時會更詳細地進行檢視和探討。利率市場化的確剩下最后一公里,IMF多年來的建議就是,要在深思熟慮的基礎上放開利率管制,使得市場力量扮演更重要的角色,這也能有效地將儲戶的儲蓄導入最合適的投資機遇,希望中國可以逐步推進利率市場化,這有利于經濟增長,也有利于儲戶的利益。我相信IMF在今年晚些時候會與中國方面就這一問題進行探討。

客服熱線:

400-882-7178/027-82666388

鄂ICP備16012703號-1